资料图

普京宣布对乌克兰进行“特别军事行动”后第三天,美欧诸国决定对俄罗斯丢下“金融核弹”。

当地时间周六(2月26日)晚间,欧盟委员会、法国、意大利、英国、加拿大及美国领导人发布联合声明,就“特别军事行动”对普京进行谴责,同时宣布对俄罗斯开展进一步经济制裁。

在这份名为《关于进一步限制性经济措施的联合声明》(下称《联合声明》)的文件中,美欧宣布将禁止俄罗斯的几家主要银行使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简称“SWIFT”)国际结算系统。有媒体报道显示,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在与记者通话时,宣布该联合制裁行动是“前所未有的全球制裁协调行为”。

资料图

SWIFT是专门为金融机构提供跨境信息和通信服务的组织,成员包括全球200多个国家的超1.1万家金融机构、交易所和企业,几乎是跨境支付信息收发的独家服务商。分析人士指出,金融机构被踢出SWIFT,实际上就被切断了与全球银行系统间的联系,无法开展国际清算。若一国被采取SWIFT制裁措施,严重时可令其金融系统瘫痪,由此该措施也被称为“金融核弹”。俄罗斯前财政部长阿列克谢·库德林在2014年9月曾估计,若俄罗斯被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将在一年内导致俄罗斯经济萎缩5%。

中国大陆首任SWIFT董事、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对《财经》记者指出,SWIFT主要是支付指令传送处理体系,美欧切断SWIFT对俄的服务,首先需要美欧断绝与俄罗斯发生经济往来。

这对美欧来说并不是一项容易的决策。以欧洲为例,该地区大约40%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罗斯。此前已有多方警告,一旦双方断绝经贸往来,欧洲可能将面临能源短缺和价格飞涨的恶果。一位宏观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直言,欧洲此举是与俄罗斯互相伤害,短期对欧洲影响大,中长期对俄罗斯影响大。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声明》中提到,SWIFT制裁对象是俄罗斯几家主要银行。外界认为,此举是在为俄罗斯的能源贸易留口子。“这是首次对大国采取这种金融核弹式的制裁,大家心里都没数,”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告诉《财经》记者,“‘金融核弹’的‘爆炸当量’需要谨慎对待,目前这个说法是有弹性空间的,可严可松。”

SWIFT制裁之外,另一项备受关注的措施是对俄罗斯央行的制裁,“我们承诺实施限制性措施,防止俄罗斯中央银行以破坏我们制裁影响的方式部署其国际储备。”有研究机构指出,这一制裁将导致俄罗斯外汇储备几乎全部冻结,将对卢布造成巨大打击,并可能进一步引发俄罗斯国内通胀,其威力将超过SWIFT禁令。

此外,随着美欧等国再次利用以美元为核心的全球金融体系对主权国家进行遏制,有观点认为,此轮制裁或将成为美元特权瓦解的起点。

美欧动用“核弹级”金融制裁

根据《联合声明》,新一轮经济制裁将包括五大具体措施,包括SWIFT制裁;制裁俄罗斯央行;对支持乌克兰战争和俄罗斯政府提供便利的个人和实体进行制裁;设立一个跨大西洋工作组确保对个人和实体的金融制裁有效进行;加强或协调反对虚假信息和其他形式的混合战争。

其中,前两项制裁措施力度前所未有,SWIFT制裁更是被称作“金融核弹”。

所谓“SWIFT制裁”,即联合声明各方承诺确保将选定的俄罗斯银行从SWIFT系统中移除。这将确保这些银行与国际金融体系脱节,并损害其在全球的运作能力。

SWIFT创建于1973年,总部设于比利时,作为一家国际银行同业合作组织,连接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0多家银行、金融机构、企业用户,几乎囊括了全球的重要金融机构。

SWIFT系统并不处理银行间的资金清算,而是类似于金融机构间的邮政系统。简单来说,各家机构在SWIFT系统中拥有一个独特的代码,可以被视为它们的邮编,SWIFT系统即是它们之间的邮差,将机构间沟通资金转账的信息互相传递。

目前全球几乎所有跨境支付交易都需要通过SWIFT系统来提供金融报文。而一旦有金融机构被切断接入SWIFT系统,那么该机构不仅无法通过美元进行跨境资金交易,也无法通过欧元、日元和人民币等其他货币进行跨境交易,可以说这家机构的跨境交易业务基本宣告瘫痪。

此前,伊朗中央银行和伊朗金融机构被踢出SWIFT后,伊朗损失了近一半的石油出口收入和30%的对外贸易。俄罗斯前财政部长阿列克谢·库德林在2014年9月曾估计,若俄罗斯被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将在一年内导致俄罗斯经济萎缩5%。

自冲突爆发伊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就积极游说西方盟国切断俄罗斯与SWIFT系统的联系。但鉴于动用这个大杀器可能带来对其他国家经济上的反噬,不仅仅是对与俄罗斯有深厚贸易关系并严重依赖其天然气出口的欧洲,也包括世界其他地区,德国和意大利等一些欧洲国家对此比较犹豫。

日前,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曾表示,所有进一步制裁俄罗斯的选择都摆在桌面上,“我们已经切断了大部分俄罗斯银行的资金;对俄罗斯银行的遏制已经严重切断了俄罗斯与金融市场的联系。法国财长勒梅尔表示,切断俄罗斯与SWIFT的联系是最后的选项。”

资料图

现在,“最后的选项”被触发。

《联合声明》发布后,SWIFT表示,正准备在未来几天针对某些俄罗斯银行实施新限制措施,“我们正在与欧洲当局接触,以了解将接受新措施约束的实体的细节,我们正准备遵守法律指示。”

另一项制裁措施则更为直接。《联合声明》提到,将实施限制性措施,以阻止其动用外汇储备能力。据一位欧盟高级官员称,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其将外国资产出售以支持受到制裁的俄罗斯银行和公司,可以有效冻结俄罗斯在海外的大部分储备。

俄罗斯当前拥有超过64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包括黄金、债券、存款和以外币计价的证券,它们对俄罗斯阻止卢布贬值、减缓卢布疲软造成的通货膨胀至关重要。

某研究机构分析指出,美欧此次对俄央行实施制裁,将其列入美国财政部的特别指定国民名单。此举将禁止美国实体与俄央行进行交易,并可能导致与其进行交易的外国机构面临制裁。此前美国仅对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央行实施过制裁。这一制裁将导致俄罗斯外汇储备几乎全部冻结,将对卢布造成巨大打击,并可能进一步引发俄罗斯国内通胀,其威力将超过SWIFT禁令。

“金融核弹”双刃剑

“所有这些措施都将严重损害普京为其战争提供资金的能力。”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其个人声明中指出。

前述研究机构指出,根据俄罗斯全国 SWIFT 协会数据,约300家俄金融机构是SWIFT成员,占俄金融机构一半以上,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使用者。俄罗斯金融机构在全球每天进行的外汇交易价值约460亿美元,其中80%以美元计价。SWIFT日均传输4200万条消息,俄罗斯金融机构占1.5%。禁用SWIFT将阻断俄罗斯与国际金融机构间交易信息收发。尽管仍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传真联系汇款信息,但安全性不完善,大量数据需要人工交换,作为支付信息的传输路径极为脆弱。尽管资金流并未被切断,交易仍将面临毁灭性打击,大幅阻断俄罗斯能源进出口。

2014年俄乌克里米亚冲突期间虽未切断SWIFT,但VISA与万事达卡在未通知俄金融机构的情况下,停止对俄罗斯几家银行卡的支付服务,导致俄罗斯商户消费体系陷入瘫痪,银行发生挤兑。正如冯·德莱恩,这些措施将对俄罗斯经济产生侵蚀性影响。

但这并非没有代价。

王永利对《财经》记者直言,仅仅限制其他国家通过SWIFT与俄罗斯进行支付清算,而不能禁止其发生经济往来,可能增加这些国家对俄贸易的难度,但并非就能阻断其他国家与俄罗斯的经济往来。

惠誉评级说,俄罗斯银行可以使用其他系统支付,比如电传,尽管效率较低,价格也更高。另外,俄罗斯也开发自己的支付系统,也可以使用其他国家开发的支付系统。事实上,早在2014年,俄罗斯就建立了自己的金融报文传输系统—— SPFS(System for Transfer of Financial Messages,金融信息传输系统),截至2021年,俄罗斯20%左右的金融报文业务经由SPFS处理,一些国家的银行也已接入该系统。

在王永利看来,SWIFT主要是支付指令传送处理体系,美欧切断SWIFT对俄的服务,首先需要美欧断绝与俄罗斯发生经济往来。其次是不允许其他国家与俄发生经济往来,否则也要受到经济制裁。“其他国家敢不敢抵抗美欧等发达国家阵营的制裁要求,继续与俄发生经济往来,这才是最具挑战的,将迫使其他国家在美欧与俄罗斯选边站,直接影响到其国家利益。”

俄罗斯是维持世界工厂运转的石油、天然气和原材料的供应国。欧洲近40%天然气和25%石油来自俄罗斯。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天然气价格直线拉升了50%,能源费用成为欧洲居民的沉重负担。对俄罗斯进行SWIFT制裁将导致当地能源供应和价格进一步受到冲击,这将会对欧洲乃至全球经济带来严重损伤。

资料图

欧盟诸国中,德国和意大利对俄的天然气依存度达到50%以上,在制裁决策上也最为犹豫。

日前,拜登经济顾问达利普·辛格曾在白宫每日简报会上表示,美国对俄罗斯能源行业制裁不在考虑之列,“我们的措施不是为了以任何方式扰乱目前俄罗斯向世界输送能源”。

这么做也会让西方银行面临俄罗斯金融公司欠债违约风险。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数据显示,俄罗斯实体欠外国银行约1210亿美元,其中约147亿美元是欠美国银行的,更大的一部分(250亿美元)是欠意大利和法国银行的。

那些在俄罗斯投资的大型石油公司的利益也会因此利益受损。英国石油持有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 Oil Co. 19.75%股份,埃克森美孚和道达尔能源在位于俄罗斯的能源项目中也有相当大股份。壳牌在俄罗斯远东地区萨哈林-2号天然气项目中拥有27.5%股份,该项目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持股50%。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声明》中提到,本次SWIFT制裁对象是被选定的俄罗斯银行,即几家主要银行,其他金融机构不会被切断联系。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是给俄罗斯能源贸易留了一个口子。

对此,郑磊亦认为,当下这个说法给制裁留下了弹性空间,可严可松。“这是首次对大国采取这种金融核弹式的制裁,大家心里都没数,‘金融核弹’的‘爆炸当量’需要谨慎对待。”郑磊强调。

另一方面,近些年屡遭经济制裁,俄罗斯对此也早有准备。除上线SPFS系统,俄罗斯央行近年积极进行“去美元化”。在其超过64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仅有6.6%是美元证券,较2018年近30%的比重大幅下降。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外汇储备中有超过20%的黄金储备,有分析人士据此认为俄“早有预谋”。

对于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金融战争,一位宏观经济学家直言,它们是在互相伤害,短期对欧洲影响大,中长期对俄罗斯影响大。必须指出的是,无论分析人士认为谁将更受伤,大家几乎一直认为,美欧的制裁很难扭转俄乌冲突局势。

美元特权瓦解开始?

在针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行动中,美元体系起到了重要作用。

根据SWIFT数据,美元在国际支付体系中占比接近40%,这一数据远高于美国经济体量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重。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的研究,80%以美元计价的进口交易从未“触及”美国本土市场。全球贸易依赖美元运转,使美元在全球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也使美国对全世界很多商品的进出口交易都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近年来,这个庞大的美元体系已经迭代升级,不仅涉及大宗贸易的支付和结算,还裹挟着对主权国家的威胁和制裁。美元体系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实施单边主义政策和经济制裁的筹码和工具。美国借由其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力和长臂管辖权,实现了对其他国家之间经贸往来的干预。

“9·11”事件后,美国通过相关法案为其发起和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提供了法律保障。最令外国金融机构忌惮的《爱国者法案》第311条允许美国政府禁止外国银行在美国开设银行往来账户,从而有效地切断其与美国的所有交易,这将使任何大型银行陷入瘫痪。

以美欧对俄央行制裁为例,美国财政部前高级官员、现就职于区块链分析公司TRM Labs的阿里·雷德博德(Ari Redbord)说,封锁性制裁,连同二级制裁(将任何与俄罗斯进行交易的外国银行、企业或个人列入黑名单),无异于判处(俄罗斯)死刑。美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货币,美国也是全球最具深度的金融市场,失去美国市场将削弱俄罗斯规避制裁的能力,包括通过外国银行进行交易的能力。

然而冻结俄罗斯的美元储备对美国及其盟友来说并非没有风险。随着外国政府寻求减少美元的使用并创建替代支付系统,此举可能会削弱美国通过美元全球主导地位而保持的影响力。2021年中,俄罗斯政府表示,将停止在国家财富基金中持有任何美元资产。国家财富基金是俄罗斯外汇储备的一部分,今年1月的价值为1826亿美元,低于一年前的1852亿美元。该基金旨在支持俄罗斯养老金制度,资金来自天然气和石油出口收入。

将SWIFT作为制裁工具亦将遵循同样逻辑。王永利此前曾撰文指出,SWIFT设立的初衷,是成为一个不受任何政治影响和政府干预,为最广泛的国际收付参与者提供专业电讯服务的中立组织,充分保护会员单位的商业秘密,在国际收付清算体系中有着独特的信息通道作用。

不过,SWIFT可以不听令于单个国家,但必须遵守欧盟的制裁规定,由此不可避免地成为政治博弈工具,2012年,该组织遵循欧盟法令,对伊朗实施了制裁;另一方面,美国亦通过美元在全球贸易中的霸主地位,对SWIFT施加影响。2015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曾迫使SWIFT切断与部分伊朗金融机构的联系。

将SWIFT支付系统作为武器,或将促使其他国家开发替代方案,进而侵蚀由美元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美国前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就曾警示称,如果美元的支配地位遭到滥用,金融交易随时可能开始转移到现有体系之外,这将威胁美国在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作用。

与此同时,部分SWIFT之外的全球支付系统或将获得一些扩张机会。郑磊指出,中俄有人民币互换协议,中国和俄罗斯可以避开SWIFT,两国贸易以卢布和人民币结算。目前中俄贸易年均1000多亿美元,如果俄罗斯被制裁之后,增加与中国的贸易,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CIPS)结算规模会提高,接入的国外金融机构数量也会增加。“该系统有望成为全球使用最多的三大跨境支付结算系统。”

此外,郑磊亦强调,非美货币很难动摇美元的地位,但分流的趋势已经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