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除开A面,其实还有B面,学会走出失恋阴霾

放不下,不妨试着「失忆」前行。

失恋之后,总有人告诉你放下过去,忘记过去,可那么深刻回忆,真的应该用忘记去处理吗?或者,人真的可以做到将过去忘记吗?

历史是让我们之所以为「我」重要的证明,如何看待过去,将决定了我们可以成为这样的人,所以我们不仅不能轻易忘记,还要让过去发生的一切变成我们成长的资源。 

这才是任何都无法干预的成长力量 。

改写过去:找到故事的B面

竹子(化名) 是我两年前的一位来访者,25 岁出头的姑娘,当时与初恋男友分手两周左右,正处在极度抑郁的情绪状态中。找到我求助的时候说:「希望你能拉我一把,快速度过这个恢复的阶段,太痛苦了。」 

从起初痛苦到身体颤抖,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压抑和绝望,到重新感受到生活的希望和意义,不再轻轻一碰情绪就濒临崩溃,用了半年的时间。 

「16个月,180个日夜,是快是慢呢?」咨询快结束的时候,我这样问竹子。 

「其实在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已经不再关注失恋本身了,我的注意力都在曾经的创伤到底对我这个人有什么影响,到底是什么让我在爱情中失去了自我上。我一直以为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是不公平的,都是没有必要经历的痛。但回头看的时候,我发现,那些让我痛苦的,也同时是我看不到的坚强面,都被我忽略了。这可能就是你一直说的故事的B面吧……」

故事的A面 

竹子是朋友眼中公认的「女强人」「独立女性」,但她从来都觉得这些标签只是伪装,内心深处其实总是不安的,对负面评价非常敏感,所以在任何方面都会努力做到最好,包括找男朋友。

竹子的父母在她中学的时候分开了,但是她觉得这不是阴影,是好事儿,因为父母吵架太厉害,分开是正确的决定。虽然每当跟别人提起父母离异的事情,她都会打趣开玩笑:要是他们一直吵架都不分,自己心理肯定不会这么健康了。但事实上还是影响了她的感情生活。 

因为不想重蹈父母的覆辙,竹子说自己当时跟男朋友在一起是深思熟虑的选择,从各个方面都对两个人进行了评估,按理说应该是万无一失了,结果竟然还是失败了。一直到大学第三年都没谈过恋爱的竹子,认为自己能够做出足够成熟的决定,并坚信,以自己对当时还是朋友的前男友多年相处的了解,他一定就是那个可以走到最后的人。

于是她带着这样的信念进入了这段感情。

让竹子不明白的是,做朋友从来没沙过架的两个人,成为情侣之后却争吵不断,自己变成了曾经讨厌的那种声嘶力竭的人。但不管是多大的冲突,竹子从来没有怀疑过两个人的未来,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对方屡次保证却从未兑现过的承诺: 

在学校的时候承诺一定会好好学习,却总是因为玩游戏挂科;

毕业后开始工作承诺一定会好好发展,却依旧下了班就跟队友打游戏到凌晨;

无数次承诺在做出重大决定之前会跟竹子沟通,却还是会做完决定才说……

竹子每次都用「我再给他一年的时间」来安慰自己,然后重新幻想对方兑现承诺之后两个人美好甜蜜的生活,可是一年又一年,五年过去了,她期待的成长还是没有出现。

分手是怎么发生的呢? 从来没有查过男友手机的竹子,有一次无意间看到,对方手机登陆的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微博号,起初以为是换了头像,改了名字,结果翻了两页评论和私信,暖昧的信息一条一条就像炸弹一样引爆了竹子的视线。这样的桥段她在网络上看过不少,从来没觉得会在自己身上发生,所以整个人一点都动不了了。到这个时候竹子还认为是有什么误会。 

再见到男友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拿着手机界面在男友眼前晃了一下,然后等着对方解释,结果得到的是一句「对不起」。这个时刻,本来浑身僵硬的竹子感觉自己的内心世界碎了,但仍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转身离开了。随即手机收到几条信息: 

「如果你想分手,我可以接受。」

「如果你需要时间,我也可以理解。」

竹子看到这里,终于经历过紧绷又坍塌的神经通路打开了,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那一刻,她感觉到了 「被背叛」和「被拋弃」的复杂痛苦情绪。 

在咨询室中描述这段的时候,竹子不停地问这样几个问题: 

「为什么他要用这样的方式伤害我?」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我认为对的人没有走到最后?」 

「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好,不够努力,不够有魅力,这一切才会发生?」

……

竹子当时的脑中有太多的问号,这些问号组成了故事的A面:

自己认为应该完美的爱情失败了,那个自己认定对的人伤害和背叛了自己,自己是受害者——不够好、不够努力、不够有魅力的受害者。

无数个为什么,我都没有回答,只是给了她一些恢复平静的时间和空间,因为我知道竹子抛出的那些问题,答案就在她自己那里。于是等竹子陷入沉默中时,我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永远都没有发现微博的信息呢?你之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由此,故事的B 面开启了。 

故事的B面

竹子先是一愣,然后想都没想就说:

「这还用说吗?我当然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我也就不会来寻求帮助了……」

但是这句话还没说完,竹子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会儿,说:

不对,如果出轨的事情没有发生,那我应该是依旧在重复他不兑现承诺,我一直给他成长时间的模式。

我问:「为什么呢?」 

「因为之前已经重复了五年啦!」竹子突然放大声音吼出,「啊,对不起,刚才有点激动……」

「没关系,不用道歉,你只是说出了一直没能说出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一直重复未解决的相处模式,才是真正的问题呢?」 

竹子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不停点头。

于是接下来我们讨论了重复模式的来源,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竹子虽然不认为父母离异对自己的人格产生了多么巨大的负面影响,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竹子潜意识里认为「分开就是失败」,这个想法从还没有感情经历的时候就已经深植在竹子内心。所以为了不失败,任何困难都可以忍受和克服,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忘记了自己的需求,忘记了爱情本来应有的样子。

第二,父母的感情经历没有起到榜样的作用,所以竹子并不是非常明确地知道,亲密关系中遇到冲突,怎样才是比较好的处理方式。虽然不希望像自己的父母一样争吵,但自己的感情相处中,客观结果仍旧是不停地重复没有答案的争吵。 

竹子在家庭之外也的确从各种渠道,比如朋友的感情,或者观看过的影视剧中,逐渐勾勒出自己认为理想感情的样子,但后者的影响仍(日停留在幻想层面,实际生活中的情况总是比看到的或者听来的要复杂更多。就像是我们经常说的那句 「听过了很多道理仍旧过不好这一生」一样,如果不是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再高明的方法可能也会和自己的真实经历产生巨大的距离感,没有办法真正应用。

第三,伴侣彼此都是带着一定的自身特点进入感情生活的,竹子有竹子的末竟问题,对方可能也有自己的末竟问题。比如,为什么总是承诺却无法兑现?为什么对自己的人生没有规划?为什么用出轨的方式应对感情危机?等等等等,都是没有答案的。双方的未知冲撞在一起,便造成了更多的冲突和困扰,无法解开。 

随着我们讨论的深入,竹子B面的故事也逐渐清晰起来:

原生家庭影响到了竹子的爱情观,形成了「分开即失败」的信念,而竹子是一个定了目标就一定会努力实现的人,所以即使在感情中已经伤痕累累,但仍旧可以依靠自己的坚强和力量继续坚持,所以陷在重复模式中,不断循环。 

真正的改变到这里还未结束,释怀大概是从竹子的这个领悟开始的: 

也确实挺讽刺的,我一直以为没有对我产生影响的家庭,其实影响到我了;而我一直以为能解决的问题,其实根本就是死结;我一直以为坚强是我的伪装,其实我是真的很能撑啊,哈哈哈哈。最关键的,我一直以为最伤我的是他的背叛,可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根戳破幻想的针,这个不断重复的死结才真正被中断.….」 

「说出这些讽刺,现在怎么想?」 

突然有一个可笑的想法,我好像真的应该感谢对方能够用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们的关系,否则按照我这个能撑的劲儿,怕是永远都没有办法结束了……

说到这里,竹子和我都沉默了,而当时当刻的沉默是半年以来,咨询室的空气第一次变得轻松无比。

片刻后竹子的眼泪打破了沉默,解释道:「别误会,不是难过,是真的能放下了……」 

心理武器:改写过去

故事的A、B两面就是改写的过程,就像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听的卡带,当你不停播放A面的时候,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B 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它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可能是完全相反的故事。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伤害也是如此,痛是真的,可痛的背面是什么呢?是不是同样存在着我们忽略的故事线呢?找到这条被遗忘的故事线,就是我们改写过去的方式。 

步骤一:把A面梳理一遍 

完全按照自己的逻辑把感情经历从头到尾梳理一遍,这个步骤中不需要参考任何人的信息,也不需要顾忌这么想、那么说是不是正确。

A面就是浮于表面的故事,可以直接看到、回忆起和感受到。 

这个梳理的过程在咨询中是跟咨询师表达的,就像竹子一样,想到什么说什么就行。如果自己进行的话,可以用文宇或者语音记录的方式,或者其他任何你能想到的方式,把自己在不思考的情况下就能输出的内容都记录下来。 

步骤二:探索B面的参考问题

B面的故事,就是那些客观存在,但我们忽略掉,或者压抑起来的事实。这部分故事对生活影响的重要程度,和A面的故事同样甚至更加重要,在我们意识不到的时候发挥着强大的力量。

在咨询中,就是咨询师通过自己作为旁观者的视角进行适时怡当的提问,引发来访者的思考实现的。如果自己进行的话,下面是一些可以参考的对白己进行提问、刺激的问题: 

  1. 如果分手没有发生,感情生活会怎样继续下去? 
  2. 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3. 如果再有一次重新在一起的机会,这个分手的原因可以怎么解决呢? 
  4. 你和对方分别都需要做到什么呢? 
  5. 如果你或者对方做不到,还可以怎么办呢? 
  6. 这次分开对于你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列表还可以很长,当你有困惑或者想不明白的地方时,还可以用这个万能的句式问自己:

「我想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和意义呢?」 

B面的探索不容易,如果觉得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可以寻找身边自己认为更有生活智慧的、值得信任的朋友进行讨论,或者经济条件允许,找一位适合自己的心理咨询师进行探索。

步骤三:合并A面和B面

每一面的故事都不能代表全部,所以最后一个步骤就是把两面合井在一起,完整地看待自己过去的这段感情。 

一定有显而易见的伤害,也一定会有难以轻易忘记的美好回忆,当我们能够把过去作为一个完整的经历来看待时,就是我们开始与过去告别和抽离的时候。因为只有你站得足够远,才能真的看清楚事情的全貌。

这个步骤的练习是最简单的,那就是每当回忆起过去的感情和过去的人,或者听别人提起,或者向别人说起时,不过度强调美好,也不过度强调伤害,大概的状态就是: 

「这些都有,但都是曾经了。」

关注现在:建立内在秩序

云磊(化名)咨询的时间不长,7次咨询之后,便主动做了告别:「是不是能重新在一起,我已经觉得不重要了,我曾经的自信感又回来了,可能这才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

虽然这是云磊第一次求助心理咨询,但他的自我意识非常清晰,他知道自己的过去对自己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而且很早就决定接纳,不再困扰了。所以我们并没有用很多时问来探索过去的来源,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云磊第一次咨询就明确提出的需求:

「虽然我知道咨询可能并不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但我还是希望能够跟她重新在一起。」 

这不是不合理的要求,相反,这是我们在一段重要的感情结束后,不可避免存在的一个合理状态。

所以我们便将咨询目标定为:「为了实现复合的目标,我们在咨询中可以做哪些准备和努力?

要实现这个大目标,我们整个过程还分成了几个小目标,大概每两次咨询就会更新一次咨询的小目标:

一、感情关系的详细重现,找到分手的真正原因(第一、二次咨询) 

失恋虽然有规律可循,但是每个人经历的感情永远是有特殊性的,所以在咨询中一定会先对来访的故事进行全面的了解,不能急于下结论。不过我们会先约定断联的时间,这样才能在自己的空间里不被打扰地面对感情问题,云磊接受三个月的期限。

有了这个期限,我们就开始安心地解决问题了。对云磊来说,分开的原因有两方面,分别是:

1.对方还末完全从过去的感情中释怀,所以在和云磊相处的过程中,会因为和过去感情的比较而对云磊有不符合现实的期待,希望这段感情是过去的补偿。这样一来,云磊就会被动地处于和对方前任较量的状态,所以这是对方存在的问题。

2.对于云磊来说,他的问题在于,太希望这段感情走下去,从而失去了很多自我。比如,在对方出行在外的时候会有很多不安的表现,频繁确认对方的行踪,如果没有按自己的要求做就会发脾气,等等。

一段感情的结束永远都不会完完全全是一个人造成的,因为恋爱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两个人之间的你来我往产生了问题。明确了这一点之后,我问云磊:「在看清分开原因的情况下,对于双方的问题,现在是怎么看的?」

「我的问题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去改变,对方的话,我就没办法控制了,三个月之后再看吧。」

于是就有了我们下一个小阶段的目标,那就是自己需要改变的地方都是什么呢? 

二、焦虑、惊恐情绪恢复至平均状态(第三次咨询) 

对于改变的方向,云磊倒是很明确,那就是目前自我价值感是不足的,希望提升到曾经单身时候的那种自信的状态。不过要实现这个状态,当时遇到一个小障碍,那就是他每天还会有一段时间处于程度非常强烈的焦感和恐慌情绪中。所以自我价值感的目标就延后了一些,先解决情绪问题。 

云磊描述在工作午休期间,自己的心跳会非常快,有难以承受的濒死感。于是我分享了几个情绪控制的方法,安践起来比较有效的反而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在我曾经的情绪管理课程中有提到过,就是计时法。

具体的操作过程是这样的:每当惊恐情绪再次发作的时候,就拿出手机或者手表盯着时间去看,记录自己惊恐情绪从发生到结束会用多长时间。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方法,帮助云磊克服了惊恐的情绪。他反馈给我说,第一次是时问最长的,大概十五分钟,但是之后每一次都会越来越短。

这个原理就在于我们将「未知的不可控」变成了「已知的可控」。每当糟糕情绪发生的时候,我们都会本能地想「完了完了,这得到什么时候啊」,从而越来越恐惧,情绪越来越糟糕。 

但是当我们知道一段情绪持续的时间最长不过十五分钟的时候,未知恐惧一下就消除了,随着掌控感的加强,情绪持续的时间也会越来越短。

这个目标在次周咨询给我反馈的时候就已经好转了,于是我们转入了自我价值感提升的目标。

三、自我价值感(第四、五、六次咨询)

云磊是一个非常积极主动配合的人,不管在咨询结束的时候我提出什么尝试的想法,他都会愿意试一试。所以这三次咨询每一次都会给我带来很多意外的成长惊喜。

第四次咨询,我们先确定了对于他来说自我价值感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注:每个人自我价值感来源不同,所以找到自己的来源是关键),在做了一番探索之后,似乎有很多方面都是价值感来源,于是我给云磊留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找出至少一个自己欣赏的人物,不管出处是哪里都可以,真实的虛拟的都可以,然后告诉我你最欣赏的地方是什么。

第五次咨询,一上来我们就聊了云磊找的人物,并未花太久的时间,他就坚定地跟我说:「我知道什么对我来说最重要了!幽默感!」这是个意外的答案,跟很多人认为的价值感似乎不太一样,但是经过询问,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这的确是他认为重要的核心价值特质。 

云磊说,「如果不是做这个探索,我都忘了 曾经的我是多么有趣,不管谁跟我聊天,都会觉得我很有意思,那是我自然放松的时候不用刻意为之就可以有的状态。现在我想把它找回来。」

于是我们又约定了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把能够回忆起来的曾经认为自己最有幽默魅力的时刻找出至少一个片段,下次讲给我听。 

结果在第六次咨询的时候,他不仅给我讲了很多曾经的魅力时刻,而且还在一周的时间内给自己安排了几次社交,跟一些好久没联系的朋友聊了聊,告诉我找回了久违的自在感。 

这又是一次意外,云磊总是做得比我们约定的要多,每次我都会暗自触动:这么努力的人,一切都会好的。

因为状态一直都恢复得很顺利,所以我们对之后的咨询重新做了安排,离三个月的时间还有六周左右,我们约定在三周的时候见一次,六周的时候见一次,看看后期恢复的情况。 

就这样有了一个短暂的告别。

四、状态巩固和告别(第七次咨询)

在隔了三周的时候我们如约又见到了。这一次又是充满了意外。

首先,云磊整个气质状态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是第一次进到咨询室那个灰蒙蒙的身影,而是在发光。

会发光,这是我在咨询中常常见到的美妙时刻。每当来访发生了本质上的成长和改变,我都有荣幸看到一个人发光的样子。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距离我写这本书很久了,但还是会在眼里生出触动的温热。

这也一定是你可以经历的,我相信。

其次,云磊主动提出了结束咨询,并说明了原因:

「这三周没有咨询的情况下,我的状态一直在稳定好转,会有情绪波动的时候,但我都能自己搞定了。对于我们定的复合目标,我现在是这么想的,也许还有机会,也许没有吧。不过我不是特别纠结了,我觉得什么是最合适的,最后都会来的。」

云磊是我所有因失恋的来访中咨询时间最短的,让我看到了一个人成长潜力的无限可能。即便如此短的咨询时间,但是告别也是重要的环节。

在最后的咨询时间里,我唠唠叨叨说了很多可能要注意的地方,我可能还会担心的地方,云磊都给我了坚定的、有信心的回答。

就这样,这一段咨询旅程结束了,我送他到电梯口,不记得云磊是不是说了一句:「你做的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真的挺好的。」 

真的希望失恋对大家来说是一次重生的机会,回头看着过去发生的一切,对自己说一句:「嘿,也还行。」 

心理武器:建立内心秩序

云磊经历的过程就是内心秩序建立的过程,这是一个有较为明确的参考的练习路径,给大家总结了下面几个非常具体的操作步骤,帮助你恢复内心的平静。

步骤一:开启头脑风暴 

现在的你可能是内心和头脑都是混乱的,没有思绪。没关系,没有混乱的不安,就没有秩序的安心,所以先把你混乱的思绪中那些跃然脑中的关键词都写出来,可能是:

没有安全感、绝望、抑郁、没面子、被抛弃、孤独、愤怒、委屈、不甘心、怀疑人生、价值观崩塌……

准备一张白纸,把你凌乱的脑子凌乱地呈现在白纸上,写满为止,写到你脑子再没有别的词儿为止。 

然后用不同的颜色耀眼的笔画出最多三个,你认为影响你最大的词汇或表达。比如可能是,没有安全感、怀疑人生和价值观崩場。找到之后,我们看第二个步骤。 

步骤二:寻找精神榜样

针对你找出的 三个词汇,然后在全宇宙范围之内寻找精神榜样,二次元还是三次元不要紧,只要你找到的榜样,能够让你找到的那三个词代表的状态有所缓解就可以。

比如我常给失恋的女性推荐的美剧就是 《傲骨贤妻》,针对价值观崩塌有非常好的治愈效果,看完第一集就能让人感觉到希望感和价值观重建的动力感。那么这个剧,或者里边的某个人物,就是针对价值观崩塌找到的精神榜样,按照这个逻辑,再继续寻找针对安全感缺乏和怀疑人生的参考就可以了。

这里边有两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1. 你要开始利用断联的时间大量涉猎不同的生活素材,不要局限在自己封闭的空问里,那样只会束缚自己的治愈资源; 
  2. 找到精神榜样之后,就要投入精力去深入地探索这个榜样的力量,比如还是对于 《傲骨贤妻》 这个美剧来说,一边看就要一边从中吸收那些对自己来说有价值的地方,不断地扩展和巩固治愈资源。 

步骤三:练习练习练习

任何方法都一定是要练习练习再练习的,就像云磊一样,找准了对自己来说重要的特质,就得出去练习了。

不过这个过程不用着急,评估一下当下能够承受的水平,一点一点挑战自己,挑战过大的时候很可能反而产生阻抗和挫败感。

最后的状态:

「现在的我的样子,就是我满意的。」

相关推荐:

  1. Ta又不喜欢你
  2. 如果爱情要这么卑微的话,那一定是重蹈覆辙
  3. 甩掉那些总是激起你对他思念的东西
  4. 没有人知道夜路什么时候会结束,但一定会结束
  5. 分手心理学,正确的疗伤打开方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