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

2011年12月21日下午2点38分,新华日报记者陈志龙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一个操着南京口音的男子,对着陈志龙一通咒骂:

你多什么事,我们人都死了,你XXXX想要干什么。

这不是陈志龙收到唯一的警告。第二天下午,又有4名凶神恶煞的人跑到新华日报,轻车熟路直冲他的办公室,但因为他不在,无果而返。

在陈志龙看来,威胁来自他两个月来在调查的一起离奇贷款案。做脚手架起家的南京宇扬,得到了一家银行开出的上亿元承兑汇票后,老板卷款跑路。

敢给这样一家搭架子的公司放这么多钱,案发后该行一位支行长又离奇猝死,还敢威胁记者的银行就是:

渤海银行南京分行。

陈志龙发帖后,渤海银行方面马上否认威胁记者,并称城东支行行长的辞世是一场意外。

谢霆锋在自己的歌里唱过:“我不知道什么是意外。”

10年后,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又“意外”卷入了一场离奇的存款消失案件。这一次,他们用的词语是:

企业间异常行为。

这一桩搞丢了几十亿的“企业间异常行为”,也是从一个电话开始的分叉故事。

1

在媒体报道中,说自己被渤海银行南京分行搞丢了几十亿存款的济民可信,讲了第一个故事。

2021年8月19日下午2点,济民可信子公司山禾药业总经理於江华接到一个来自银行柜台的电话。渤海银行南京分行柜台一位女柜员询问於江华:

办理存款质押,是否是企业的真实意愿?

“质押”,这个词立刻引起了於江华的警觉。他马上向母公司济民可信资金部负责人老汤打电话询问。电话里,老汤告诉於江华,公司没有办理过任何存款质押业务。

感到不对劲的济民可信随后派财务向银行询问。银行告知财务,有一位女士以济民的名义,前来银行柜台办存款质押业务。因为印章核验没通过,所以才打电话给公司。

济民可信马上要求银行报警,但银行以济民财务不是预留人员为由,拒绝透露具体信息。

随后,渤海银行营业部负责人管鹏程给财务回了电话。电话中,管总承诺出具一份证明:

没有任何存款被质押。

现在,这份证明已经不可能开出来了。

第二天,济民发现,他们存在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33亿存款,除了最后的5亿元,因为於江华的电话而“意外”幸免外,其余全部质押,取不出来了。

那一夜,辗转反侧的不只是济民资金部的工作人员,还有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管总。

8月21日,也就是事发第三天,管总和分行副行长、及资金真正的使用方华业石化,敲开了济民办公室的大门。管总说分行非常重视,但行长卧病不起,真的来不了:

我以我女儿发誓!

济民的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自家28亿存款的担保对象,此前双方没有过任何联系。一个多小时的谈话里,济民得知自己的存款,从开户存入第一笔后,没过几天被质押了。

此后,每当济民旗下两家子公司转入一笔钱,两三天后,就会被办理质押手续。他们的28亿元就这样都被质押了。

济民的人当时就震惊了。因为就在3月份做上年度审计时,渤海银行回复会计师的询证函还明确说明,济民旗下两家子公司在渤海银行的存款:

不存在任何质押或冻结。

更为震惊的还在后面。管总提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他们希望济民能把剩下的5亿元质押给做完,让华业石化能够及时兑付25号即将到期的一笔贷款,这样济民存在渤海银行的存款,只要到期就能提取。否则华业石化资金要是崩了,就算济民报警:

短时间内钱一样拿不回来。

这么豪横的方案,浩南在铜锣湾都没见过。三方的会面不欢而散。

2

第二个故事由银行业内人士共同拼凑。

济民子公司在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存款”,是一款叫“新易存”的产品。

产品介绍里说,新易存短期价格优势明显,线上购买简单且起点低,支持到期自动续存、多次提前支取及:

质押融资。

济民说,之所以把存款放在新易存,是因为其利率比一般定期高1~2个点,具体可以和银行谈。

济民第一笔资金被质押,是在去年11月。他们说此后每笔进入到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存款都被质押了。他们告诉媒体,因为没有急用,一直没有提前支取这些存款。

今年5月份,存款半年到期后,济民从账户里取过钱,所以当时没有怀疑。

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一点,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公司为什么就没有对过账。兽爷说,他要是有几十个小目标躺在银行里,肯定每隔一小时翻个面。

最被银行业人士怀疑的一个时间点,是8月19日渤海银行的一通电话后,只过了6天,使用贷款的华业石化就出现逾期,大家觉得太过凑巧。

银行圈子里,大家怀疑这是一个由济民、渤海银行以及华业石化共同参与的游戏:

渤海银行肯定有问题,但济民似乎也不无关系。

这个游戏被他们写成帖子到处发。比如需要济民存5个亿本金,然后银行向华业石化开具一张5.x亿的承兑汇票,华业石化拿到承兑汇票就去贴现,把5亿还给济民,剩下的0.x亿大家拿出来分,之后就是循环往复。

这样的游戏里,银行完成了吸储,也许还能用别的招数从央妈套出更多的廉价资金用来吃息差,两家公司完成了利润,皆大欢喜。

这个游戏有一个规则,一方是真有钱存,另一方是真有钱还。

事发几天后,管总以女儿发誓“卧床不起”的渤海银行南京分行一把手出现了。

他找到了济民一位高管,聊了三个小时。谈话中,一把手告诉了济民高管一个噩耗,华业石化实控人已经被抓了,罪名是虚开增值税发票,开设赌场。

对不起,华业石化目前没有还款能力了。

一把手表示,渤海银行非常负责。他们派出了一名副行长坐镇华业石化,加紧变现其资产。目前,他们已经掌握了13个亿的资产。一把手还表示:

要是济民没有钱,我们可以低息贷款给你。

济民十分感动,他们给了渤海银行一个星期的期限,要么解决,要么他们就去报警。

9月3日,济民正式向无锡警方报警。

济民可信方面告诉浩南,有关部门从公司这里带走了公章管理记录,约谈了财务人员,最后经过20多天的调查,来自有关部门信息显示:

济民没有内部勾结;所涉公章均为伪造;银行涉嫌违规违法。

3

2018年3月11日,淄川服装新城接待中心举行了一场隆重的签约仪式,当地打出了“央企签约”的标语。到场的除了淄川区的领导之外,还有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总经理以及江苏润港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庄金东。

中能源电力是国家电力的下属子公司,江苏润港石化是中能源电力的子公司,也就是国家电力的孙公司。

庄金东这个人有点意思,作为一个总能把名下企业卖给国企的民营老板。2017年前后,他把江苏润港石化卖给了国家电力旗下的中能源电力燃料。值得一提的是,曾任中能源电力燃料的法人代表陈星海,已经被警方抓走了。理由是:

私刻公章、贪污国有资产。

判决书显示,通过私刻公章,陈星海从北京银行上海分行套走了1.62亿元的贷款。

除了江苏润港石化之外,庄金东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则卖给了中石油。这家公司,就是济民“被担保”的华业石化。

工商资料显示,中石油已经在今年5月成了华业石化的实控人。而在此前,华业石化的股东是一家叫做上海芮盈的公司,法人代表叫邬能军。

做汽车经销商起家的邬能军,也许是一个被推到台前的人物。真正实控华业石化的,还是庄金东。

就在去年和今年5月,庄金东还以华业石化董事长的身份,和很多地方领导谈笑风生。

即便不是庄金东的一颗棋子,邬能军也同样是一个点石成金的魔法师。他的上海芮盈旗下也有两家公司,后来也卖给国有企业。这其中,中城华商卖给了中农集团。

生活永远是最好的编剧。公开资料显示,邬能军之前也因为伪造工商资料,被工商部门行政处罚过。

事件曝光后,中石油站出来说,他们和华业石化没有任何关系。这声明,简直就是说工商部门怎么能给假央企做工商变更呢?

整个案件还有很多问号。

比如,质押存款需要形成董事会决议,需要盖公章,自然人股东、财务人员印鉴,需要授权书等等文件,等等多道程序。济民的28亿被质押,涉及的公章超过300个,银行的人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参与造假,就为了点手续费?

这一切,只有等警方之后的通告了。

很多年前,民国央行行长贝祖贻曾教导自家儿子:

造银行,最重要的是要让人看起来它很坚固,很有力量,银行必须显得很安全。

后来大家给银行盖楼的时候,往往都雄伟有力。渤海银行大厦也是如此。这个270米高的建筑设计理念取于“山”,意思是要像山一样巍峨挺拔。

十年前,陈志龙在调查完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贷款案后,曾感慨道:

最好的监管是严格的内部监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