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在哪儿,总感觉时间不是那么的够用。在外面完全投入到让自己修行的事业中,在家乡就充分的投入到不尽的亲友怀抱。

回来已经第四天,聚了一场又一场,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见了很多想见的人,后面还有很多的人可能来得及见,可能来不及见。每次回来都会有很多收获,每次也总会在不经意间认识一些似曾相识的人,然后在心间种下又一颗感情的种子,用心孵化待其成长。 

觉得自己的生活真的很戏剧化,中学时期也看过几本小说,当时被那故事吸引的一愣一愣的,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生活也会充满如此多的感动、惊喜、戏剧和偶尔的狗血。大概但凡有如此感觉的人,对生活的细节总是比较在意的吧,更多的时候这样的人活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 

生活总还是喜多悲少的,这段时间参加了几场婚礼,但今天也去给一位80+的伯伯送终了,阴雨天,听着乐队另一种诉说方式还是挺触景生情的,也让自己更加的珍惜当下的生活。想起了关于一个朋友,暂且称呼为D吧,一起生活的很多点滴。 

如此简单,却如此向往。 

几乎每年夏天和冬天,会在D家住上一段时间,去年D的奶奶也从乡下过来探望。作为这家的常客,面对虽然只是偶尔过来的奶奶,自然也已经是比较熟悉的,很庆幸奶奶也开始把我当自己人,开始跟我诉说起过去的很多故事。 

平时喜欢一大帮人在外面胡吃海喝,但是与某一部分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更愿意在家里一起做点饭来吃,虽然可能味道不一定有外面的好吃,甚至可能都没熟,但这个过程是很微妙的一件事。暑假一天,D买完菜又在厨房张罗开给我们做饭,奶奶和我在客厅一起看电视,不记得是看到那一个细节了,D的奶奶开始给我说起D小时候的很多事。印象最深的是D在还不懂事的时候负气出走,从乡下一直走到二三十公里外。在那个通讯还不发达的年代,真心把家里人给急到了,四处找寻终于还是找到,否则估计我还遇不到这样贴心的朋友。 

D的奶奶说起这些的时候还是眼角湿润,我听的时候也差不多热泪盈眶,但是我们两都没有觉得尴尬和不自然,反而让自己决定要更加珍惜和呵护。只有D做好饭过来喊我们吃的时候被弄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和奶奶也很有默契的没有再继续把这件事情说下去。 

想着把这记录下来,希望奶奶身体健康,希望D开心幸福。 

在外面的时间呆久了,也会偶尔的失去原来自己,变得越来越适应这个社会,却越少觉得生活的美好和感动,越难分辨何为真心何为虚意。但想起类似于上面这些故事的时候;想起D出门前会给自己做好早餐,叮嘱自己要早些起床按时吃的时候;想起一起做饭我负责吃,朋友负责做,然后还会切到手,然后再身边指导我做菜的时候……会再一次找到和坚定自己的信念。 

恩,要求生活更美好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