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侄女周岁,陪各位长辈微醺,下午回家又是一觉睡到晚上,还没完全缓过神来。不知道是场次太频繁还是身体确实不如以前了,回来一个星期的时间了,还没有哪天间断过。

想让自己继续自在的活着,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去做过健康体检,怕真查处个一二三四来影响生活的心情和节奏。现在生活不能说是富裕,但总归是比较自在的,能做几乎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几乎没有什么事是别人来替自己做的决定,很庆幸,自己能替自己决定的生活。不过,不管怎样,对自己更加负责是不该有什么借口的。 

明天朋友的电影院开业,过去捧场,然后中午和另一波深刻的朋友聚聚。晚上又将踏上北上征程,这次可能会比较纠结,或者说有点挑战性吧。期待了、犹豫了很久的事情最终还是要发生了,那就是离开。 

五月十日的时候母校将迎来今年的毕业季,回去给2016届的学弟学妹送送行,他们也将步上一段从未体会过的人生旅途。通过给他们送行的方式,也正式的标志自己毕业满打满算的两年了。这两年的时间里在很多亲友看来应该还是小有收获的,但是自己却觉得自己和温水里的青蛙一样,斗志好似乎在慢慢消退,只希望别消耗殆尽就好。 

某种程度上,自己也是抗拒成长的,因为总是在等待。 

从来不怕落后,只怕有一天不再向往远方。而唯有苦难能让一个人保持清醒,而不至于被眼前蒙蔽。关于离开后的方向,几个朋友也都关心问到,其实也还没有完全的决定好。 

可能花半年的时间,先是全国四处飘一段时间吧,这个说了三年的事情还是想去完成的。本来和朋友约好去婺源,去大理,去丽江,去找一座小城安静的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的,但那还是明年春天的事情。比较清楚的感觉自己在一天天的长大,不知道那时那刻还能不能保持此刻的激情,只能先行走在这条路上了,不想再在原地等待。也不想让约定这么美好的事情成为一种负担。 

也可能去到帝都这个被无数人寄予期望,也埋葬无数人梦想的城市,与一群人继续修行。不过目前的状态已经很难让自己就这么切入一个这样素不相识的城市。Ban说我总是太聪明。是的,自己也明白聪明毕竟还不是智慧。 

写到这,其实似乎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在半年前没有思考好的问题,在现在有点眉目的。那就是“穷其一生,我们的诉求是什么”。有的人是尽自己所能的认识宇宙,然后用自己的方式,清楚的“表达”。而自己的大概就是用生命来参透生命,然后“分享”自己对生命的认识给生命的信徒。既然是修行,只有内心有高山和大海,在哪儿不是修行呢。重要的是,这要成为一生的诉求! 

十月一日最后一个单身的表哥大婚,十月六日北京表哥回湘补酒。我想过不了多久,自己在家里也将走在风口浪尖上了,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至少让自己成为一个具有坚定信念的人,不是为了对抗,而是对自己以及与自己有关的一切负责。所以在实现一个更加远大理想之前,先择一城为基点,然后建功立业。 

其实痛苦的来源不过是期望与现实的不符,要想让自己不通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是我们在自己的欲望里不愿醒来。